南昌近视激光后遗症,

当前位置: 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南昌近视激光后遗症,南昌近视激光多少钱,南昌近视激光价格

2017-11-20 15:25:47    国是直通车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再说江歌事件:捍卫人类尊严的底线

Nicholas Roerich · Himalayas. Mountains lit by sunset.

很多人希望法律惩罚刘鑫,这个江歌用命救下来的人,在294天里拒绝见江歌的母亲,其父母甚至说出:“你女儿死与我们无关”、“你女儿命短”这样的话。

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看过江歌被害案的案卷,他写道:“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案件的事实认定,最后当然只能法庭说了算。但即使徐静波的判断是对的,我估计法庭也并不会判处刘鑫有罪。而刘鑫的父母,即使言行践踏了人类的底线,也不可能有任何法庭可以惩罚他们,毕竟,拒见江歌母亲是无罪的,辱骂江歌母亲,也不算是法律上多大的过失。法庭,是拿他们完全没有办法的。

你看了或许很绝望。恶人更知道法律的“无能”,他们就是能够像刘鑫父母,恶心完你,全身而退。

这种事情,世上不少,人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想过多关注这些事情。悲痛的人,往往也会逐渐平复,用新生活忘却过去。我估计刘鑫一家人,本能地知道这个规律,他们原来以为搬家就可以甩掉江歌母亲。

不过,江歌母亲是一个在女儿坟边为自己留了空穴的人,非同一般的她,有能力从洞里挖出刘鑫一家,把他们交给舆论。

这就是江歌母亲的惩罚。我为她实施了这惩罚感到高兴。

并不是只有法庭才能够惩罚。刘鑫一家,以后日子会相当难过,他们像活在一个透明的监狱里,愿意与他们交往的人,将极少。人人都可施行公正,人人都有惩罚的力量。

终于答应见面的刘鑫,含泪对江歌母亲说了“对不起”,不少人已经原谅她,认为她有进步,但是多数人不以为然。

刘鑫一生当然还有机会,她还活着,时间还多,将来获得多数人的谅解与尊重,不是不可能的事。在舆论的压力下生活,她可能会觉得辛苦吧,不过,这不正是自己行为的后果吗?应该承受,不要抱怨。

江歌母亲的这些作为,包括发起签名要求处死陈世峰。有些人,有媒体,认为不人道,不符合现代法律精神,是侵犯刘鑫及其家人,只不过又是一场网络暴民的无脑狂热而已。

昨天有位朋友说,要敢于反对大众,也要敢于赞同大众。

说得很好。江歌事件,或有细节出入,但主干清晰明确:江歌因好友刘鑫而死;刘鑫及其家人拒见并侮辱江歌母亲;陈世峰是杀害江歌的凶手。大众从这事实出发,同情江歌母亲,唾弃刘鑫一家,并赞同处死凶手。这不是狂热,不是侵害,这是同仇敌忾,这是为了人类的尊严而战。

这次,要敢于赞同大众。

如果大众永远都是错的,我觉得人类也繁衍不到今天。正因为大众在面临巨大的共同危险时能够并肩作战,人类的公序良俗才不断绝,这次大众就是为公序良俗而战,他们无法接受刘鑫一家的侮辱,他们认为法庭必须以命还命,对凶手滥施同情,是亵渎法律。

不要让凶手在受害者坟头唱歌。

那些希望尊重凶手陈世峰生命权的人,呼吁废除死刑的人,他们将会带来什么?

有现成的事例:

2011年7月,在许多中国人的理想国挪威,凶手布雷维克杀死77人。2012年他被判犯有恐怖主义和大屠杀罪行,至少服刑21年。你没看错,21年。平均杀1人判4个月刑期。

出于安全考虑,布雷维克被单独监禁。他住在监狱中一套条件优厚的“三居室”的独立高级牢房中。3个房间分别可以作为他的卧室、书房还有健身房,书房配备有电视,但没有可上网的电脑,以避免其与外界沟通。

2013年8月,他还被奥斯陆大学录取。奥斯陆大学的校长奥特尔森说,所有挪威公民都有申请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布雷维克申请入学是依照标准程序处理,并未获得特别待遇。

布雷维克很可能在2033年(53岁)时出狱。

何等的人道啊。77名受害者的家人,他们付的税,就这样用在了凶手身上。

凶手感恩吗?惭愧吗?悔恨吗?

不。2014年,布雷维克绝食抗议,提出的一系列要求,包括:创造更好的散步条件、更舒服的椅子、更自由地接触外界、将游戏操控台PlayStation由2代升级到3代,以便他能自主选择更多成人游戏。要求他的每周津贴300克朗(约合人民币300元)增加1倍,监狱还要负担他书面通信的邮资等。他说,这些要求是为了“舒缓狱中遭受的折磨”。

随后,他起诉挪威政府对他不人道。

2016年4月20日开庭,他出庭时,先来个纳粹举手礼。

法官判决他胜诉,理由是:监狱当局也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避免布雷维克由于单独禁闭而受到的损害。法官同时指出,布雷维克很长一段时间夜晚睡觉时每半小时醒来一次,有时候会在有女性警官在场的情况下遭脱衣搜身。“综合他所受到的种种限制,按照欧洲人权公约,他受到了羞辱性的对待。”

法庭同时命令挪威政府支付布雷维克的法律费用,计33万挪威克朗。

这就是白左们要的人权与关怀。这种病毒正在蔓延,成为政治正确。它让人们失去正常的、朴素的反应,以至于不敢喊出:杀人偿命!

这种病毒若感染了足够多的人,改变了法律,挪威那种受害者供养杀人凶手的笑话,就会到处发生,江歌的尊严,受害者的尊严,人类的尊严,都得不到保护。

从这个角度来看,感谢江歌母亲的这次作为,她让每一个参与者都有机会重新思考,都有机会顺应人性自然而公正的欲望。在法律精神上,我们变得更加健康,更能够抵抗白左病毒。

祝江歌母亲正义的复仇愿望得以实现。

关键词: 元宵 汤圆 童子 欧阳修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